雖然陰雨綿綿,但在台北市東區「好時光迴廊」餐廳內,卻是熱鬧滾滾、眾星雲集;因今天正舉辦法國攝影藝術家Zakary BELAMY(貝樂米)的「In Your Eyes攝影展」記者招待會。

可容納40多人的「好時光迴廊」餐廳,裝潢與擺設具有濃濃文藝氣息,與Zakary BELAMY精彩的攝影作品非常搭調。席間穿插創意魔術秀與品嚐精緻美食,加上攝影師Zakary BELAMY本人熱情地與來賓互動,氣氛十分熱絡。

     ↑ 好時光家族執行長吳士宏先生現場致詞與介紹嘉賓。

↑台灣資深漫畫家劉興欽參與盛會。

PLUS BELLE 好時光家族/好時光藝廊-展演與拍賣中心創辦人 吳士宏 Jean-Luc &名模洪曉蕾&俊美魔術師Mike CHOU & 王世均

 
 
 
席間上演精彩魔術表演。


攝影家Zakary BELAMY(左)與主持人的幽默互動


●以下收錄Zakary BELAMY的專訪內容(由好時光家族執行長吳士宏先生採訪翻譯),讓讀者能更深入認識這位鍾情攝影與熱愛台灣的法國攝影家。

 


攝影藝術家Zakary BELAMY訪談

吳士宏:請你談談你的背景,以及為身為法國攝影家是有什麼計畫回台灣發展?


Zakary: 我從1992年開始攝影,因為那一年我在巴黎街頭撿到一台照相機。我用看電影、日本卡通以及美術館裡的繪畫來自我學習。從1995年起我開始玩魔術,然後,從1999年開始,因緣際會下,我成了許多世界上偉大的魔術師的攝影師,至今已經13年。

 


吳士宏:到台灣舉辦這次攝影展《眼色/角色》之前,曾經在哪些地方展覽過?

Zakary:有。我的第一次展覽2006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之後在法國巴黎、英國Blackpool與Eastbourne,義大利Saint-Vincent、韓國釜山、中國北京,以及現在在台北等地都有展出。

 


吳士宏:許多頂尖攝影家都去了香港、上海、北京、首爾或東京,為何你選擇台北定居與工作?

Zakary: 你說的對。雖然,我知道香港首爾北京或東京等大都市的攝影藝術已經有較高度的發展,我選擇台北是因為我需要更平和寧靜的生活。我認為台灣的攝影市場潛力相較下被低估了;特別是因為許多頂尖的台灣攝影師都移居中國,自然造成了人才斷層。

 


吳士宏:你如何界定你的攝影風格?

Zakary: 我的作品基本上根植於我所做的燈光、色彩、能量、空間與幾何構圖。我的照片相當接近於電影氛圍所展現的能量、人像繪畫所表現的力度,以及卡通人物所能帶來的樂趣。我的人像攝影非常簡單也純粹,因為我試圖讓攝影有種無止盡的時間感。我的攝影人物很少停滯不動,甚至被我拍的人拍照時沒有移動,但他們的力量、脆弱、憤怒、憂慮、眼神都會躍出照片之上;我喜愛給我的攝影人物某些重量。這些都是我從電影、繪畫及日本動畫得來的創作養分。

我的作品並不依賴突出的化妝、大膽的髮型或美美的服飾。我只是專注於攝影的人物、燈光、情感、魔術、動作以及環境的氛圍。對我來說,這種攝影太容易了:,拍一位美艷的模特兒,她有天才美髮師與造型師,穿搭漂亮的珠寶與名牌包以及一位創意藝術總監;但是,這種情況下,攝影師的作品會在哪裡呢?偉大的攝影家如Helmut Newton、Herb Ritts、Yussuf Karsh,即使已離開人世,他們的攝影依然有名、超讚、堅不可破。

 


吳士宏:你是世界頂尖知名的魔術攝影家已超過十年了,請問你期待在台灣的收獲是甚麼,特別是因為魔術在台灣,並不像在其他西方國家那麼受歡迎?

Zakary: 對的。魔術在台灣並不像在歐洲、美國或日韓那麼普遍。不過,台灣卻在時尚與美麗產業有極大的發展潛力。除此之外,我也想拍攝政治人物、企業領導人、表演工作者、名人與藝術家。

 


吳士宏:所以,你認為你的攝影能夠帶給台灣市場甚麼?

Zakary: 當然可以。我的攝影風格不同於台灣的攝影師。我只希望有人可以讓我用法式風格來拍攝。重點是,我如何說服臺灣的時尚/政經/娛樂雜誌、知名品牌、明星歌手,來體驗我的攝影風格與我的神奇魔力。我認為我已經比較瞭解台灣的攝影市場,而且確定我可以用我13年的世界頂尖魔術師的攝影經驗,融合運用在台灣的時尚與明星攝影。雖然,有多位台灣有人對我說,我來台灣發展攝影事業,令他們覺得像是一種自殺行為。

 


吳士宏:你在全世界各地拍照,特別是在亞洲,你如何和被拍照的人做溝通?

Zakary: 我出生於法國,成長於北非,並經常到美國、歐洲、亞洲各國旅行與工作,從我還是個小孩時,我就經歷許多不同的文化、國家、音樂、語言、電影、政治、藝術與卡通,它們讓我的生命平衡了許多。從那時候開始,與使用不同語言的外國人溝通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我基本上就是使用身體語言、聲音語調、臉部表情,以及當然囉,會用些好玩的把戲。

 


吳士宏:面對那麼多的攝影人物,有著不同的理性、感性、年齡、專業與體型,你如何處理?

Zakary: 嗯,我與我的攝影人物碰面、講話、做些筆記,然後我會試圖感覺我要拍攝的是怎麼樣的人,從事甚麼工作,以及想我透過攝影去創造些甚麼,那時候拍照就會比較容易了。我會提出給我的客戶一些建議,若他們認為妥當了,我們就會到攝影棚或戶外適當場地開始拍照。有時候,我的客戶會給我某些我認為不太好的想法,但我會指出說那種方式太古板老掉牙、或根本不適合他的腳色或個性,或者是,最近已經有人拍過相似的照片等等。

我和其他的攝影師對美有不同概念。因為我的攝影生涯就是發掘人物體型上的缺點,這種攝影也就是我的強項。能夠拍攝很多醜男、老婦、胖少女,對我來說是種享受。我深愛拍攝普通人物,並讓他們變得超乎尋常。有時候拍性感辣妹或帥哥,會讓我覺得有點乏味(笑)。

 


吳士宏:現在台灣的人很少認識你,你如何和其他台灣的攝影師競爭?

Zakary: 我常說,臺灣已經有很多攝影師可以做的工作了,我們不需要競爭,任何在台灣出現的客戶與品牌,可以自由選擇由那位攝影師拍照。我拍照不擔心甚麼,不論你是台灣或法國的總統,歌壇巨星像是蔡依林、周杰倫或Mick Jagger。來到台灣如果有點像是自殺行為,而且也是因為歐洲與全球的危機;在危機的挑戰中我發現了我的能量與創造力。我身為一位攝影師,了無牽掛,倘若在台灣真的不能成功,我也會轉戰日本或韓國。但是,我不是那麼輕言放棄的人,除非台灣的市場已經沒希望(笑)。

 


吳士宏:你最近的攝影事業進展如何?

Zakary: 除了以台灣為根據地發展台灣的攝影事業外,也謝謝你,Jean-Luc。我在和日本展開了幾種項目,與福岡的時尚和服與其他公司有關的拍照。另外在韓國釜山,我與釜山國際影展有個重要的攝影專案,拍攝電影明星與時尚名人。在法國,我計畫拍攝位於Bordeaux的知名頂級酒廠。此外,我仍然不時要拍攝許多人物、企業領導人、模特兒、魔術師,以香港日韓歐美各地的表演者。但是坦白說,現在這階段已經差不多是我停止這種奔波旅行工作的時候,好讓我能夠展開一段新的、平和寧靜的生活──在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創傳媒‧多汁報 的頭像
文創傳媒‧多汁報

文創傳媒《多汁報 JuicyTimes》/ 《漫潮報》/【多汁藝廊】&【好時光藝廊】

文創傳媒‧多汁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