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魏德聖談「一劇之本」:用「劇本」說出動人故事

從《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到《KANO》 每部都叫好又叫座的關鍵

台灣電影票房冠軍編導及監製魏德聖 (攝影:方水享) (1) (1) (1)  

台灣電影票房冠軍編導及監製魏德聖 (攝影:方水享

【記者方水享/專訪特稿】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及《KANO》,魏德聖

成為台灣「熱血導演」的代名詞。其作品動人心魄,主角不畏艱險的奮鬥歷程,總能

激起觀眾心底蟄伏的熱情,並且,直接反映在票房賣座上。魏導以《KANO》一片為

例,分享《KANO》故事創作過程,及他對好劇本的要求與執著。

《海角七號》電影中放范逸臣與田中千繪的一場床戲(擷自網路)

《海角七號》電影中放范逸臣與田中千繪的一場床戲(擷自網路)

魏德聖導演蒐集《賽德克.巴萊》電影資料時無意間閱讀到關於「嘉農棒球隊」的

文章。霧社事件發生於1930年,而嘉農棒球隊發跡於1931年,前者為原住民仇日而爆

發的流血衝突,後者為原住民、日本人、漢人組成「三族共和」的球隊。魏導很好

奇,日本殖民下台灣是否只存在族群仇恨?抑或有族群合作?另外,一直以為「紅葉

少棒」是台灣棒球的發源,沒想到「嘉農棒球隊」(嘉農日文的發音是KANO)才是台

灣第一支打進甲子園的棒球隊。

《KANO》電影海報。該片已經上映三個多月,全台灣票房預計約三億元 (擷自網路)  

《KANO》電影海報。該片已經上映三個多月,全台灣票房預計約三億元 (擷自網路)

《KANO》劇本以「編導合作模式」完成,魏導籌拍《海角七號》期間,魏導及編劇

陳嘉蔚已著手《KANO》創作,並獲得2009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獎。魏導表示撰

寫《KANO》前,閱讀大量相關書籍並實地採訪,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例如採訪嘉農

棒球隊的蘇正生,由於其年事已高患有重聽,常常「聽錯」魏導演詢問的問題,誤打

誤撞地吐露出許多出乎意料的資訊。魏導演建議有志從事編劇者,不要太快動筆,而

應先做好事前田調,對故事背景全面了解。甚至可先用小說形式將故事細節呈現,再

修改成劇本對白並分場。

魏導認為歷史電影為了戲劇效果,未必要完全遷就史實。《KANO》將嘉南大圳竣工

時間訂為嘉農棒球隊打入甲子園的1931年(實際竣工應為1930年),主要是為了符合劇

情發展,讓1931年成為豐收的一年。

《KANO》講述「成長」的故事,球隊隊員青澀到茁壯,台灣農業拓墾到成熟,這些

成長歷程隨電影發展呈現,而球隊在甲子園受到肯定及大圳運行時臻於圓滿境界。劇

中精心規劃,讓台灣農業發展恰恰和球隊的實力平行呼應,球隊處於實力薄弱狀態,

稻田呈現枯黃景象,球隊遇到資金缺乏困難,農田則被颱風侵襲毀損,而當球隊在甲

子園獲得成功後,等待他們的便是金色豐碩的稻浪。

編劇不要因資金考量 對主題妥協

要堅持夢想 做球給自己成為編導

「虛弄干戈原是戲,又加妝點便成文」,劇本乃戲劇之本,如何寫得有聲有色張力

十足,魏導認為劇情結構、角色姓名(彰顯角色性格,自嘲魏德聖三字往往給人廟

公、白眉道人的長者形象)及情節安排都是編劇應審慎思考的元素。

訪談最後,魏導鼓勵編劇不要因資金等考量,在撰寫劇本階段就對主題妥協。他鼓

勵有志電影的人及目前的從業者,都要胸懷萬里,堅持夢想,甚至自己做球給自己成

為能寫善編的導演;只要專注目標,就能夠和他一樣展現出對電影的熱血、熱情及毅

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創傳媒‧多汁報 的頭像
文創傳媒‧多汁報

文創傳媒《多汁報 JuicyTimes》/ 《漫潮報》/【多汁藝廊】&【好時光藝廊】

文創傳媒‧多汁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