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可「淺」也可「深」 把大眾娛樂當深奧學問

世界女性主義電影研究先驅 蘿拉.慕非教授(Laura Mulvey)專訪

蘿拉‧幕非教授提出男性窺視(gaze)理論,認為影像中的女性是慾望投射的客體物 (圖擷自網路)  

蘿拉‧幕非教授提出男性窺視(gaze)理論,認為影像中的女性是慾望投射的客體物 (圖擷自網路)

【多汁報●英國特派記者方水享/倫敦專訪】蘿拉.慕非(Laura Mulvey)是世

界上對於女性主義電影研究最為著名也最受推崇的學者之一。讀電影研究或創

作的學生,讀到關於女性主義章節時應該會被要求閱讀蘿拉.慕非的論文《感

官娛樂及敘事電影》(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

這篇論文以雅各.拉岡和佛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闡釋分析電影觀眾行為以及

電影表現,成為將心理學引入電影研究領域的先驅。她提出,電影中「女性被

動被觀賞」和「男性主觀觀賞」的理論,建構出心理分析學結合女性主義電影

研究的基礎架構。這篇論文寫作於1973年,但直到現在仍然是電影學上不斷被

提出討論、辯證的經典論述。

對於升學主義至上的台灣社會或許很難想像,像蘿拉.慕非這樣一位世界知名

教授竟然沒有博士學位。她卻自我調侃「我那個年代就是這樣,電影不僅不是

一個學門,電影研究更不能登上大雅之堂。但是我一直寫作不輟,當電影學門

受到重視的時候,我就幸運地當上教授。」不過,說幸運實在是自謙之詞,她

的研究實力在競爭激烈的英國學術圈脫穎而出;不但屢屢獲得世界級研究機構

肯定,更讓她獲得三所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

Concordia University, 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

若能理解電影學門的歷史發展脈絡,或許對於蘿拉.慕非這樣一個出色的電影

研究學者竟不是讀電影出身,就不會那麼意外了。1960到1963年蘿拉.慕非在

牛津大學就讀歷史,當時電影在英國還未發展成像法國一般的專業學門。蘿拉

.慕非在牛津大學時期非常喜歡和同學上電影院,並追隨知名電影期刊《電影

手冊》(Cahiers du Cinéma)的評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淬練出像這些

影評一樣的分析能力及審美水平。

大學畢業後,受到義大利歷史建築及古典藝術的吸引,蘿拉.慕非搬遷至羅馬

並認識她的前夫彼得.渥倫(Peter Wollen)。彼得.渥倫是當時英國最有名

的影評及電影理論學家,他1969年完成的著作《電影的象徵及意義》(Signs

and Meaning in the Cinema)將結構主義和符號學的研究方法帶入電影研究中

,成為電影符號學的經典著作。蘿拉.慕非在彼得.渥倫的影響下,更了解電

影的理論和製作層面。兩人並合拍了《潘瑟施菈:亞馬遜女王》(Penthesilea:

Queen of the Amazons)一片,以前衛藝術及激進的政治觀點描繪神話中女性

擁有的聲音和主見,來對照父權主義社會下女性發言權被宰制的情況。

研究各文化現代女性風貌

包括關錦鵬導演《阮玲玉》

1970至1980年代,女性主義浪潮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文化界對於女性的加

入則充滿樂觀及興奮的氣氛。許多女性開始投身電影事業,當起導演及製片並

掀起拍攝16釐米電影的風潮。例如香特爾·阿克曼(Chantal Akerman,比利時

女性導演)、莎莉.波特(Sally Potter,英國編導)、依凡.芮那(Yvonne

Rainer,美國導演)的實驗電影紛紛崛起。1972年,蘿拉.慕非也和琳達.邁

爾斯(Lynda Myles,英國作家和製片)及克萊爾.約翰斯頓(Claire

Johnston,英國重要女性主義電影理論學家)一起主辦愛丁堡國際電影節的「

女人與電影」(Women and Film)主題影展,成為歐洲第一次、世界第二次關

於女性主義電影的影展(紐約比英國早兩個星期舉行史上第一次女性主義影展

已經過古稀之年的蘿拉.慕非仍然寫作不輟,近期則投身於科技變遷衝擊電影

及動態影像觀眾消費的研究;並開始撰寫1920至1930年代各國電影的現代女性

風貌。「新女性」和「現代女性」是1920和1930年代國際女性訴求的趨勢,但

是各個文化對於現代女性的詮釋仍有所區別。蘿拉.慕非以中國電已為例,認

為1934年由吳永剛導演執導的黑白默片《神女》以及關錦鵬導演執導,張曼玉

、秦漢、梁家輝、吳啟華主演的《阮玲玉》,都呈現出中國現代女性的風貌,

是非常有趣的研究題材。

採訪過程中,蘿拉.慕非一面解說女性電影史上的重要人物,一面在紙上幫我

註解。蘿拉.慕非的字娟秀整潔,令人不得大讚「是我看過的英國人中,少數

字寫得如此漂亮的人。」她燦然一笑說「我活過那個注重字體的世代啊!」

至於在「這個年代」,要如何像蘿拉.慕非一樣成為成功的電影研究學者?她

強調,現在英國的大學越來越少,而要成為教授,必須擁有非常卓越的研究能

力才有機會。加上英國政府普遍重視生物科技和工業學門,人文學科預算一直

被壓縮,因此要做電影研究往往同時也考驗著尋找贊助的能力。但她也提醒,

不論希望在電影實務界或是學術界工作,最重要的是有「傾盡一己之力的奉獻

精神」(dedication),有了這種精神為基礎,再加上一點點「幸運」,就有機

會成功。

文創傳媒‧多汁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