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151120 

他們有槍,我們有花  梅克爾:「自由生活比恐怖主義更強大」

藍儂《想像》:希望有一天你能加入我們      這個世界就和平了

捷克布拉格街頭一處滿布「為巴黎祈禱」的花、蠟燭與祝福文字 (攝影 竺晶瑩)  

●捷克布拉格街頭一處滿布「為巴黎祈禱」的花、蠟燭與祝福文字 (攝影 竺晶瑩)

    <編按>法國巴黎於當地時間2015年11月13日晚上多處同遭遇恐怖攻擊;法國總統歐蘭德 (Hollande) 逃過一劫,但法國與英國籍等百餘人喪生。社群網站FACEBOOK快速推出法國國旗紅白藍三色的用戶大頭照功能,估計全球有數千萬甚至上億用戶響應。法國鋼琴家於巴黎恐攻現場彈奏坡頭四 (Beatles) 約翰‧藍儂 (John Lennod)所創作的名曲《想像 Imagine》,撫慰人心。位於捷克布拉格象徵自由與和平的「藍儂牆」上字恐攻後已經塗滿了一層又一層抒發悼念恐攻遇害者及反戰的圖文。位於中東的IS (伊斯蘭國)軍事重地數日後也遭視這次恐攻為戰爭的法國空軍以牙還牙強力轟炸,直到昨天(11月19日)恐攻主謀在實施緊急命令的法國境內被圍捕並當場擊斃。但歐美包括俄羅斯各國政府與人民,則持續承受後續恐攻威脅。今年來,從敘利亞為主的中東大量湧入歐洲的難民潮,竟混雜著恐怖分子潛入,這不但讓「統一的」歐盟的東歐與西歐政策分歧,各國的朝野對峙爭議大幅提高。三年來持續關心藝術與文化議題的《多汁報》,特別由歐洲特派記者竺晶瑩在歷經東歐與西歐現場觀察後,發表這篇特稿報導,以饗讀者。

【多汁報●歐洲特派記者竺晶瑩/布拉格稿報導】自2015年11月13日晚巴黎遭遇IS恐怖襲擊後,整個歐洲為之顫慄。社群網站巨擘Facebook迅速開啓安全通報,並更換法國三色旗頭像的功能,讓全球用戶對這一新聞事件報以關注。近日,IS亦宣稱對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爆炸案、俄羅斯客機墜毀案負責,全球譁然。歐洲政府草木皆兵的同時,各國民眾也發起了悼念活動,譴責恐怖主義。「他們有槍,我們有花」正是一對亞裔父子在巴黎街頭接受採訪時所說的話,也成為了對恐怖主義最溫柔有力的反駁。 

被認為是1988年後東歐共產主義政府陸續瓦解、象徵自由與和平的捷克布拉格「藍儂牆」,在2015年11月13日法國巴黎恐攻後,仍有「WAR IS OVER」等塗鴉 (攝影 竺晶瑩)  
 ●被認為是1988年後東歐共產主義政府陸續瓦解、象徵自由與和平的捷克布拉格「藍儂牆」,在2015年11月13日法國巴黎恐攻後,仍有「WAR IS OVER」等塗鴉 (攝影 竺晶瑩)

 

John Lennon Wall」搖滾音樂影響政治

想像有一天,花堵槍,讓悲傷不再蔓延

         藍儂牆(或譯:列儂牆、連儂牆;The John Lennon Wall)位於布拉格查理大橋之下,墻上佈滿了色調明快的塗鴉,有Lennon的肖像,Beatles的歌詞,還充斥著各種沸點極高的情緒。追根溯源,這代表著當時東歐共產主義擋不住上世紀末自由意志,天鵝絨革命前夕捷克青年曾在這面牆上抒發對政府的不滿如今藍儂牆象徵著愛與和平;牆上的塗鴉也是日新月異,任誰都可以表達自己的理想。近日,悼念巴黎的口號和標誌仍墨跡未乾,但已赫然出現在這裡。

          巴黎恐怖襲擊后,有很多人翻出<Imagine>這首歌搖滾音樂能够影政治甚至人如斯,夫何求?正如John Lennon在歌中所寫的那樣,”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想像有一天,花堵槍,讓悲傷不再蔓延。 

《Financial Times》ISIS主要經濟來源為:

伊斯蘭國石油輸出、捐助稅收、人質贖金

         在機場、餐廳、街上的電視屏幕裡,都是BBC的現場直播,緊急狀態在空氣裡凝結。然而當IS對全球進行挑釁之時,主流媒體也只能播報一個主流世界的新聞,卻對這個神秘的伊斯蘭國無法有更多的直播畫面。

         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所以,各國專家學者近來對IS的調查研究也馬不停蹄地進行。

         僅憑現在的資料,我們可以得知的是——IS的前身是「基地」恐怖組織在伊拉克的分部,亦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Saddam Hussein政府的一支精銳部隊。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這支隊伍來到鄰國和其中一支反政府武裝合併,成為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簡稱IS(Islamic State),並於2014年建立哈里發國,目前控制著約600萬人口。另外,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一篇文章介紹,IS的主要經濟來源為:石油輸出、捐助稅收以及各國人質贖金。若能有效切斷IS的經濟來源,也必然重創該組織。

敘利亞小男孩於維也納街頭 (攝影 竺晶瑩)   

敘利亞小男孩於維也納街頭 (攝影 竺晶瑩)

 

 Pray For Paris  法國歐美聯軍以牙還牙戲碼

最終難獲和解     歐洲文明未來何去何從

          在布拉格的藍儂牆前擺滿了一地的蠟燭,書寫了Pray For Paris的字樣,有些蠟燭可能是昨夜點的但仍民眾陸續前來哀悼,也有媒體架起攝像機拍攝實況。不得不說,歐洲很團結其實他們根本不用統一,因為他們已經「統一」了

          在歐洲行走就像在閱讀一本生動的教科書,我試圖去瞭解很多背景知識來解釋我所看到的一切這兩天,雖不至於風聲鶴唳但歐洲的警備確實森嚴了一些可以看到不少持械警察

  而外來移民和恐怖主義也確實出現了矛盾,武裝分子混入移民群來到西歐便是一個重要途徑。所以,除了德國,歐洲在巴黎恐怖襲擊後對難民的態度普遍趨於保守,甚至這成為了一個關閉國門的良好借口。但德國總理梅克爾 (Merkel) 倒是強硬地表示,我們的「自由生活比恐怖主義更強大」。

         我曾在維也納火車站親眼見過大批到達奧地利卻無處安置的敘利亞難民只好暫且在車站起居生活有個小女孩在父親的注視下牙牙學步我心裡有一陣難以言狀的感覺。而稍大點的一個小男孩,清澈的眼裡裝滿了無情緒,也許他並不知道什麽是國破家亡後的身份定位,但他一定能感覺到自己正在想——我是誰?換言之,他們亦是戰爭的受害者,應該被文明世界溫柔相待。

         用大陸媒體人高曉松的觀點來說,此次西歐大方接納難民而東歐意興闌珊,不只是經濟發展程度的原因,也因為西歐有愧疚感,尤其英國與法國歷史上,有太多十字軍東征以及工業革命後的殖民統治中東區域、包括敘利亞伊斯蘭教徒欠下的債。但像德國的難民政策這樣「大度」,恐怕被襲擊後的法國是做不到的,換哪個國家都做不到吧!?

         有句話戲稱——在法國總統歐蘭德 (Hollande)上台後,法國人民那高傲的頭顱就沒抬起來過。空襲IS後,這位法國總統終於怒刷存在感。但之後的以牙還牙的殺戮戲碼的結果將是:始終得不到和解歐洲文明未來何去何從,將是個難題。

        當然,歷史永遠相愛相殺,人類總會化險為夷。

 

***

【多汁報報 JUICY POST】

《想像Imagine》歌詞 (約翰‧藍儂 John Lennon)


想像,如果世界上沒有天堂會怎樣?
如果你試試,其實並不難
沒有天堂,也沒有地獄
頭頂上只有一片藍天

想像,如果每個人都活在當下,世界會是如何?
想像,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國家會怎樣?
其實這是可能的
這樣就不用打戰,也不會有無辜生命死去

如果世界上沒有宗教呢?
想像,這個世界就真的和平了
你可能覺得我在做夢
但我不是唯一做夢的人

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加入我們
這個世界再也沒有分裂的國家、對立的陣營
大家都沒有財產可以嗎?
就不會再有無數貪婪和飢餓的人
大家都像兄弟姐妹

想像所有的人,都能和平共享這個世界的資源
你會覺得我很傻
我不是唯一的傻子
希望有一天你能加入我們
這個世界就和平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創傳媒‧多汁報 的頭像
文創傳媒‧多汁報

文創傳媒《多汁報 JuicyTimes》/ 《漫潮報》/【多汁藝廊】&【好時光藝廊】

文創傳媒‧多汁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